願打願捱型 — 破軍、天相

天相

化氣為「印」,印是皇帝的玉壐,所有法律在草議三讀後,還未制成皇法用於執行之前,
都要經過蓋章,以示皇帝已經審閱並允許行使,所以「印」便有如一張通行証,又或是
一個關口/卡,是上級下達命令時的一個簽名。在現世代,我們稱這種方式為授
權(authorization)。如果說「印」不是權力,好像不對,因它確是有其力量;說它是
權力,又不是人人簽個大名都可以呼風喚雨、成其大事。

如再想深入一點,讀友可能體會到,天相的「印」只可為「用」,不能成「體」。因為
天相的權力是被賦予的。記得葉漢良先生在其著作中說過,天相守命,要留意父母宮(尤
其大運流年,命宮越強,父母宮越弱,反為是衰得越「甘」的時候);原因不太難想像,
「簽名」是跟人的,人在權在,人不在權也不在;沒有上級的支持,量你有三頭六臂,
也沒有人會聽你支笛、受你指揮,極其量只是一個越級挑戰的表現而已。

天相在五行中為陽水,即有如大海之水,又因為經常要收拾對面的爛攤子,再要照顧左
右兩邊的關係(讀友可想像如此情景: 整天有人在你左邊密密監視一舉一動有如「狗仔隊」
般,右邊卻有人不斷說三道四說盡人家長短),整天受著精神上的折磨,卻依然可以從容
自在,實在有賴這個大海水的能力,所謂「丞相肚裹可撐船,大水(肚)能容天下事」應
該就是這個意思;又或可能早已練成「無敵金鐘罩」和「左耳入右耳出」的無上絕技了。
因擇在此向所有天相守命的人致敬!

天相是繼七殺之外不參與四化的星曜,如果七殺是凡事盡力而為的「唔化」表現,那天
相就是無論遇到甚麼情況都可以「good」聲吞去的大方態度了。



因擇 (山中今人)
辛卯  雨水後
email: admin@yimutology.org